越南的对手如果不是约旦(越南队约旦)

无名 体育 2022-07-07 6 0

作者:闫不甜(ID:yanbutian88)

来源:凯迪网络(ID:kdnet1)

在美利坚两百多年的历史记忆之中,大概没有一场对外战争可以像越南战争那样强烈、持久、深入触及到灵魂,甚至包括将其推上权力巅峰的两次世界大战。

这个曾经遥远、贫穷而陌生的国度在十多年内埋葬了数万美国子弟兵、撕裂了美国的社会、动摇了这个民族的信念,最终美国不得不在道德与现实的煎熬之中低头,可谓绝无仅有。

这场战争早已经结束40年,美越关系也已正常化20年。奥巴马在即将卸任之际,对越南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解除对越武器禁运。至此美越关系在法理上再无龌龊之处。

早在此前,越南以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身份,参与准入条件如此严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其对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期许就已经令人诧异。 以现在来来往往的消息看,美军重返金兰湾大约已不会是很遥远的事。

一个海岸线漫长、民族单一稳定、长期受到儒家文化熏陶的美国盟友,无疑容易使人联想到韩国。在一个长期稳定的国际环境中,越南是否会发展成为第二个韩国,对中国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

毕竟,在围绕东亚大陆的第一岛链中,以往的东南亚国家都过于孱弱,从而几乎全赖于美国的付出。而一个像韩国一样富裕、繁荣、主动的东南亚国家的意义,恐怕如何想象都不为过。

路径

尽管起点各有不同,但越南归根结底无法离开东亚国家迈向现代国家的轨道。

这一方式最初由日本所塑造,基本上是由政府所主导的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而这一模式目前正在由越南所实践。

以儒家文化为根基的东亚文明,虽然始终未自动进化出现代文明,但一旦与现代文明接触,展现的融合性却非常高。就理论而言,马克斯·韦伯与罗伯特·帕特南先后从不同角度研究了一个国家的文化气质与现代市场经济的关系,尽管我们不去争论文明的优劣,但长期的集体生活所孕育的共同习惯,无疑对经济发展有致命影响。

展开全文

二战后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香港这大约2亿儒家传统社会,在经济上的表现不但远强于天主教拉丁美洲国家,很多方面也要优秀于南部欧洲国家。就民主制度运转而言,日、韩的民主制度也从未出现类似于南美脱轨的状态。

作为儒家文明的一份子,在专心于经济拓展后,越南的前途可能是所有的东南亚国家中除新加坡以外,最为可以期待的。

前景

由于冷战的影响,越南只有在1986年以后才能开始安心于经济发展,真正的成长要到90年代初,比中国的改革开放大约晚10年左右。

2015年越南的人均GDP为2088美元,大约与2006年中国人均GDP持平,是目前中国7990美元人均GDP的26%。这个比例大约与中国和韩国的29%的比例相仿。

越南的对手如果不是约旦(越南队约旦)

很多人觉得越南依旧很贫穷,距离中国差距尚远,不得不提醒的是,中国达到人均GDP2000美元的时间并不遥远,不过是仅仅9年前的2006年而已。

越南目前落后中国的这个时间差,与中越先后展开市场经济改革的时间差所吻合,大约是10年。

而且,越南今天的经济结构要比2006年的中国更为合理,其经济对投资驱动的依赖要小得多。2014年,中国GDP构成中投资率是48%,而越南投资率只有25%,这大约是世界平均水平,低于发展中国家的水平。

在接下来十年中,如若越南有意愿,像中国一样运用所谓“铁公鸡”拉动GDP,越南GDP增长率可以很轻松的提升两个百分点以上。随着制造业的大量进入,相信投资率会在越南经济中会有较大的提升。

此外,如果大家记得加入WTO对中国经济产生过的影响,自然不会忽略TPP将对越南经济的重大影响。在所有评测之中,越南都是TPP中受益最大的一个国家,在由TPP和TIPP构成的包括欧美日在内、具有共同市场经济伦理价值的贸易体系中,异常庞大的发达国家的需求,对越南经济造成的推动力不言而喻。

可以断言,只要拥有稳定的国际环境,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内,基于其庞大的人口和较高的人均GDP,越南将成为东盟中最为重要的国家,其人均收入最少也将达到马来西亚的水平。

质变

一个经济逐渐发达的儒家社会最终如何定型,我们已经在韩国与台湾身上目睹,越南应该不会成为一个例外。

即便其人均收入止步于马来西亚的水平,对一个稳健的东亚国家而言,也足以维持民主制度的良好运转。

今天的越南已经非常明显在与美国和日本加强防务上的协调,其指向不言而喻。 当前的美越关系在很多层面可能已经达到、甚至超过80年代中美关系的水平,并将最终在美军重返金兰湾之时会发生一种质变。

越南的对手如果不是约旦(越南队约旦)

在东亚大陆的南端,出现一个韩国式的美国同盟意味着什么,可能很多人从未思考过。一个繁荣富裕的、拥有9000万人口、民族单一、团结力强的现代化国家,拥有着与美日韩共同的社会价值和经济利益,这个国家与中国有历史上的恩怨、现实中的领土争端,在争端解决之前,随着越南社会的逐渐自由化,这个国家不仅在现实利益,而且在价值观念上也一定会越来越靠近美国及其盟友。

如果领土争端拖得足够久,即便最终以双方都满意的结果结束,由于美日欧的持续影响,越南可能最终仍会像韩国一样在社会心理和精神上成为东亚“北约”的一员,毕竟相同的价值观一旦形成,这种心理在国家利益战略中的地位便不可估量。

若中国无法在十年内有效应对越南的“韩国化”,就可能使得在冷战结束多年后,由于原本东南亚力量短板的补齐,第一岛链的力量反而大大增强。

这种影响不光是在经济和军事上的,更要紧的是有关于社会精神与心理认同的,毕竟后者一旦融入至一个民族,绝不是几代人的时间可以轻易消除的。

资料补充:

越南为什么逐步对中国满不在乎?这要从经济互补性说起。

2015年越中双边贸易额达660亿美元,中国连续12年成为越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只有少数农产品和木材领域,越南对中国出口强劲,基本是中国处于顺差状态,越南对华贸易逆差巨大。近几年都达到了200亿美元之巨。

越南对华巨大逆差,它跟中国做生意,中国赚的更多,所以,越南失去中国市场,没有什么好心疼的,他我被继亲开了苞短篇小说从老大这捞不到好处,要不要认这个老大,给不给老大面子无所谓了。

中国是越南最大逆差国。而美国、欧盟、日本是越南最大顺差国。越南和中国的顺差国有惊人的重叠,这说明什么?说明两国产业同构很厉害,都以欧美市场为自己低端产品的倾销地。同处全球产业链低端,中国可以造的东西,越南多数可以造,形成同质化竞争。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和总理先后访问东盟,史无前例。中国总理更承诺要减少与东南亚国家贸易顺差。正是中国大国责任意识的觉醒,要做领袖,首先是要付出,提供帮助而非仅仅威慑,以大担当获得道义优势。

中国未来对越南,也需要调整产业和贸易政策。

中国与东盟的共兴共荣,关键在于中国。亚洲为全球增长引擎,中国为亚洲第一大国,中国需要为亚洲提供足够信心。

此前,中国作为经济巨人,其庞大的低端产业,成为东南亚诸国横亘的高山,双方贸易亦受制于产业同构,未来要实现大的贸易跃升,产业错位至关重要。而关键即在于中国率先完成产业升级。

如中国够实现跨越式发展,则中国既是亚洲大国,亦是亚洲强国,合二为一,成为亚洲无可争议的领袖。在经济上,东南亚可借助中国的技术,而不是目前这样,双方抢西方的制造业订单。届时,中国庞大的市场,可以容纳众多亚洲国家的制造业,是他们的师友而非对手。如此,建立在双方产业互补的基础上,中国可将东南亚变为自己最大的战略腹地,彻底实现大国崛起。造福于东南亚,才能最终收获东南亚的尊重与敬意。

同时,中国亦需要完成从生产大国,到消费大国的转型。未来,消除贫富分化,造就广泛的中产阶层,振兴大众消费,亦为中国改革的重要议题。一旦中国成为消费大国,亦将成为东南亚诸国的巨大海外市场。

2015年,中国拟定了制造业2025计划,战略核心,即完成产业升级,唯有如此,才能形成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产业落差,最终形成产业互补,将东南亚变为中国最大的战略腹地,而非将他们推到竞争对手的位置。

评论

友情链接

标签列表